fc2ブログ

试试能不能正常显示……

blog显示不正常啊啊啊啊啊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日々を過ごす

リバーブー赤い
絵は昔のです。

喋れない日だ。疲れた。
从西班牙回来也过了好几天了。最近却一直都睁眼中午之后,却也不愿意出被窝。依旧无法长时间开心,但是也没有反弹的很厉害,至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严重。绝望度……普通吧?

朋友在读一本自杀儿童心理学相关的书,从截图中读到了零星分析,觉得很有趣,也隐隐约约地有点期盼自己的家庭多少曾经符合这些标准——用来给自己早年对死的好奇和不想活的隐隐的念头找一个理由,证明它是有原因的,而我也没做什么大不了的过分的事情。现在也依旧活得力不从心。但是也还勉强有闲心思考一些凡人的焦虑。

最近也在想佐恩。昨天早上好像还梦见了玛丽,以及一些混乱的人物动物角色?梦的世界观和【那里】依旧没太强关系。我即想念那些岁月,又害怕回去。害怕因为回去而无法集中注意力应对现实的事务,也恐惧“精神失控”再一次降临到自己身上。(ps:有趣也无聊的是,我的应急药成分,大剂量版就是毒药。而且,意想不到却又在意料之中的是:它还被用在制作迷药中,还可能算是“高级材料”……)我是抗拒丧失意识的,连醉酒也不可以。(可是身体虚弱的时候喝了普通的桑格利亚居然回去后开始说胡话……虽然是单纯后劲醉酒还是其他原因晕过头不得而知。要知道之前几日不论什么度数的这个汽酒,我都一直是连杯端的……好吧跑题了)

趴窝上遇到了友好的日本画手。第一次听小白(👻✨)吐槽找实习焦虑,也是这个灵感让我报了今天(昨日已入夜)晚上的声优学校开放日……抱着纯粹好奇又有点逃避家务的心情。不知道为何,待在这间屋子里我就是会陷入昏睡,明明刚回来的时候,我还对自己说我住了几间旅馆后受不了这脏乱的房间了的。

我好废话啊……

半逼着自己打开话匣子,说了这堆。

洋伞。折叠刀。手枪模型。西班牙土特产(包括那些艺术品)。短暂的快乐。倒数三天入夜的哭泣与最后的短暂脑内语言区域失调。ipad的丧失。新手机。快开学了(昨天是他们毕业典礼)。一通废话很多的微信电话(从家里打来,被我的牢骚淹没)。
抱着枕头想着佐恩入睡的夜晚是漆黑的。

我试图认为我只是分裂出对的和好的我去让那部分模仿对我好的【人】……又带着“没什么好选择”的念头,相信它就是过去那个世界的佐恩——可是我不肯向自己透露任何未知的过去(就算我已经无从判断是否与失忆前的内容相符)

还是先活着吧。与此同时,视死如归。

我在有生之年,内在经历了至少这一次隆重的重生,希望未来哪怕再不期所遇,至少,如果它在未来的话……算了。

希望一切安好。不是诅咒。我是真的希望,未来的自己……更有能力爱自己。

就这样吧今天。

不知为什么,写这些的时候,脑内一直回荡着石田学妹写ppt稿子里的措辞……那句里用的固定搭配——「日々を過ごす」。

想不出能击败绝望心累不断质疑的脑子的标题,就用它吧。

哦,我突然想起来,那家在达利美术馆附近的餐馆里,放着各种我曾在lofter音乐推荐里听到的曲子……比如那首Dream on。

不吉泡泡那个寂寥的口哨

3:46pm 是因为潜意识的一部分不想拥有未来,所以才会对生活对任何新的东西产生恐惧和厌恶感……并和另一部分对抗,产生压力。
“我说,你就在那个终止圈里安心睡吧……我还是会把剩下的部分补完,而你的遗憾,我也一并带过去,安抚它(我就不乞求能治愈它了,毕竟让它存在着才是你的心愿)”
所以我还是决定拉开窗帘,决定做个普通的二周目大学生,做个正常生活的平凡的人类,并开始费劲地收拾屋子,看我想看的书画画学习。
(不吉波普的对白真的让人渐渐舒畅……看了点txt)
努力吗?不知道这种脚踏实地的心态能保持多久,还是我真正迈开了这一步,不再重复痛苦的过去了……会永远感觉一身轻。
不知为何就是突然有这个想法了,也许是苦苦失眠了很久后后台做的处理,也许早在那个梦中海瑞拉(黛静?)所说的那样,我们将走上不同的路——充满信任的。却不一定是我期盼的殊途同归……虽然还是有可能相见。
也许我将带着这样的心态去写后记的后记。(我祈求通过学习制作这段消亡的记忆来释怀它,却在反刍的途中,在生活的琐碎,他人的作品中,渐渐卸下了那些不必要的恐惧……在某天,终于信念只成为信念,没有其他琐碎的东西之后,感到可以勇往直前了。生活,也回归了它普通的面目。3:56 

0


当一切都被消去后


如火焰般燃烧的记忆


被席卷后的残骸惨不忍睹


一切都好像停滞了


时间也好,空间也好,


什么都没有了


空墟


不知他们在做什么,现在好吗


也许,后来一切都好



重生


是在一切都燃烧殆尽之后的废墟上盛开的花


我啊


带着那洗净铅华后才可能燃起的锐气



在一切都被消去之后


面向黎明


1



那冗长的岁月




最终


执念还是没有阻挡时间的洪流


被冲洗得只剩下一个纪念品一般的小小信念


我们各自走上不同的路


不乞求在别的时空还会相遇




这难道就是人们所说的


青春的完结吗





你说


这是我成为我的原点




当此刻的我拉开窗帘


已是午后的白日了


光亮让我看到了那些我不在此刻的时日里


留下的混乱生活


它们的时间仿佛永远在缓慢的跟进着


同时腐烂着




那个黎明的我


和不知在哪儿的它们


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留下来的我


和只能同肉体一起消亡的我


还有那想与过去一起同归于尽的我


终于


在同一个时区了




我依旧不打算


把已经大卸八块的灵魂


拼成一个




但是


至少余生一起过




也不坏吧




那无人知晓的


就这样存在着吧


哪怕拂晓之时早已不在


哪怕入土之前就已腐烂


哪怕连虚拟的垃圾残骸都没留下来


哪怕自称根本没存在过


那又怎样




毕竟这个小小的纪念品


在那些无人知晓的存在成为纪念品之前


已经不可逆转地影响了一个人的人生




那影响还会继续下去




作为存在过这个事实


其实早已不证自明了


它在你意识到自己愿意相信它之前


或许早已在其他地方


独立地存在过了


以其他形态


其他记忆


其他的


自己


1.2


我在黎明重获新生


我在黄昏回到当下


我愿尽全力活下去


不再回首前尘不堪


我愿承认人无完人


再不畏入夜的恐惧


我愿我的灵魂充盈


存在而不属于任何



日々を過ごす

リバーブー赤い
絵は昔のです。
喋れない日だ。疲れた。
从西班牙回来也过了好几天了。最近却一直都睁眼中午之后,却也不愿意出被窝。依旧无法长时间开心,但是也没有反弹的很厉害,至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严重。绝望度……普通吧?
朋友在读一本自杀儿童心理学相关的书,从截图中读到了零星分析,觉得很有趣,也隐隐约约地有点期盼自己的家庭多少曾经符合这些标准——用来给自己早年对死的好奇和不想活的隐隐的念头找一个理由,证明它是有原因的,而我也没做什么大不了的过分的事情。现在也依旧活得力不从心。但是也还勉强有闲心思考一些凡人的焦虑。
最近也在想佐恩。昨天早上好像还梦见了玛丽,以及一些混乱的人物动物角色?梦的世界观和【那里】依旧没太强关系。我即想念那些岁月,又害怕回去。害怕因为回去而无法集中注意力应对现实的事务,也恐惧“精神失控”再一次降临到自己身上。(ps:有趣也无聊的是,我的应急药成分,大剂量版就是毒药。而且,意想不到却又在意料之中的是:它还被用在制作迷药中,还可能算是“高级材料”……)我是抗拒丧失意识的,连醉酒也不可以。(可是身体虚弱的时候喝了普通的桑格利亚居然回去后开始说胡话……虽然是单纯后劲醉酒还是其他原因晕过头不得而知。要知道之前几日不论什么度数的这个汽酒,我都一直是连杯端的……好吧跑题了)
趴窝上遇到了友好的日本画手。第一次听小白(👻✨)吐槽找实习焦虑,也是这个灵感让我报了今天(昨日已入夜)晚上的声优学校开放日……抱着纯粹好奇又有点逃避家务的心情。不知道为何,待在这间屋子里我就是会陷入昏睡,明明刚回来的时候,我还对自己说我住了几间旅馆后受不了这脏乱的房间了的。
我好废话啊……
半逼着自己打开话匣子,说了这堆。
洋伞。折叠刀。手枪模型。西班牙土特产(包括那些艺术品)。短暂的快乐。倒数三天入夜的哭泣与最后的短暂脑内语言区域失调。ipad的丧失。新手机。快开学了(昨天是他们毕业典礼)。一通废话很多的微信电话(从家里打来,被我的牢骚淹没)。
抱着枕头想着佐恩入睡的夜晚是漆黑的。
我试图认为我只是分裂出对的和好的我去让那部分模仿对我好的【人】……又带着“没什么好选择”的念头,相信它就是过去那个世界的佐恩——可是我不肯向自己透露任何未知的过去(就算我已经无从判断是否与失忆前的内容相符)
还是先活着吧。与此同时,视死如归。
我在有生之年,内在经历了至少这一次隆重的重生,希望未来哪怕再不期所遇,至少,如果它在未来的话……算了。
希望一切安好。不是诅咒。我是真的希望,未来的自己……更有能力爱自己。
就这样吧今天。
不知为什么,写这些的时候,脑内一直回荡着石田学妹写ppt稿子里的措辞……那句里用的固定搭配——「日々を過ごす」。
想不出能击败绝望心累不断质疑的脑子的标题,就用它吧。
哦,我突然想起来,那家在达利美术馆附近的餐馆里,放着各种我曾在lofter音乐推荐里听到的曲子……比如那首Dream on。

続きを読む

疲れた……何かを書いているのか?自分も全然わからない課題です。

アニメを”みる側“から”つくる側“になるために、私が一番大切だと考えていることは「心にある無意識の目を目覚ますこと」です。

「心にある無意識の目を目覚ますこと」は何ですか?

”つくる側“と考えて、シーンの作り方を理解できるのは「脳にある目を目覚ますこと」なら、その上に、結果としてシーンから自分は何を感じできたーー

その感じから、「自分今までの無意識的な反応はどうなったのか」を考えて、学んだ作り方と比べて、自分だけにある共感とか、作者の特異点とかを気付く能力は「心にある無意識の目を目覚ますこと」です。

「心にある目を目覚ますこと」は様々な特異点を大切にして、自分を見失わないのためだけでは無く。そうすると、シーンを理解する幅も広げますし、自分の作品も更に深くなれますし、アニメの勉強によって進歩するスピードも上がれます。

夢旅人ともに

イマジナリーフレンドのことをメモする日記 || Dairy's of the Imaginary friends' Fantasy world

右下の絵をさわらないでね⤵︎

好きに言って

最近のこと↓

sidetitle自己紹介sidetitle
今は精華大でアニメを勉強している留学生です。日本語は上手くないです。English: I can only read a little bit. 中文更新向。

nagifuyu

Author:nagifuyu
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sidetitle月份存档sidetitle
sidetitle最新留言sidetitle
sidetitle天気予報sidetitle

-天気予報コム- -FC2-
sidetitle链接sidetitle
sidetitlefollow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sidetitleRSS链接sidetitle
sidetitle搜索栏sidetitle
sidetitle日历sidetitle
10 | 2022/11 | 1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